服务
中心
登录
收藏
联系

  • 官方微博

  • 微信订阅

  • 兴趣部落
通知
分享
建议
顶部
收起

直击精准医疗四大挑战:测序平台多样化成为发展障碍

发布时间:2016-01-20作者:

QQ截图20160120151212.jpg

2016年1月12日,奥巴马提出了癌症“登月计划”,将精准医疗、个性化医学或癌症医学推向了另一高度。事实上,精准医疗是一个美好的愿景:即能详细读取肿瘤患者的缺陷,并开发出靶向缺陷的新一代药物,医生给患者最有效的治疗方案。


使用新型靶向药物如厄洛替尼(erlotinib)和西妥昔单抗(cetuximab)治疗携带特定遗传缺陷的肿瘤患者已慢慢成为现实。因而从某种意义上说,精准医疗不再是什么革命性的概念:长期以来医生能够给患者提供各种测试,并使用测试结果来指导如何治疗。


但受癌症影响的人都知道,我们今天使用的各种测试与治疗都远称不上完美。尽管平均存活率持续上升,但医生也不能保证病人一定会对给定的药物起反应或保证能完全治疗癌症。因而,仍然还有太多的“碰巧”和太多的“观望”。也许精准医疗是一场更细化的革命——逐步走向更有效、更有针对性的药物时代;更少的不确定,有更准确的治疗,最终更好地照顾患者。


那么我们要如何走向精准医疗?日前,英国癌症研究中心Charlie Swanton教授、 Fabrice André 教授及法国IGR癌症中心(Gustave Roussy Institute)Jean-Charles Soria教授讨论了医生和研究人员在走向精准医疗过程中面临的实际问题,并阐述了直通精准医疗面临的四大关键挑战。


挑战一:哪些分子是我们应该检测的?


大量的病人数据分析表明肿瘤包含了许多不同的基因畸变,称为变异,但实际上只有少数变异是推动疾病增长的燃料——即驱动突变,其余的变异似乎只随着肿瘤的增长而积累,可称为肿瘤的“过客”。


精准医疗的第一个关键挑战是从成千上万的突变中找出肿瘤驱动突变。这个个相当棘手的挑战,尤其是当发现一种肿瘤的驱动基因可能是另外一个肿瘤的“过客”。因此竞相开发能准确区分驱动基因的程序成为了热门话题。英国癌症中心Nick McGranahan博士说,“这不会那么简单,因为我们还没有确定所有可能的癌症基因。”


但这是个需要尽快满足的挑战:如今有成千上万个针对特定突变的药物试验,而验证这些药物是否能在实践中有效需要大量的临床试验,且伦理上来说招募志愿者来进行药物有效性试验意味着这药物要第一时间对他们起效。


挑战二:试验性治疗方案对给定病人是否有效?


精准医疗面临的第二大挑战为医生对给定的试验性治疗效用性的置信水平。例如实验证明靶向BRAF基因缺陷的药物vemurafenib可有效治疗晚期黑色素瘤,且目前被纳入英国国民健康保险制度。但它对其他类型的癌症如何呢?在实验室中BRAF突变驱动的直肠癌似乎对该药物也敏感,但当用于临床患者时,该药物却只对少数患者有效。


Andre教授建议制定国际通用的分类系统,让医生和患者理解所制定的治疗方案是否能起作用,他说,“我们真正需要的是根据癌症临床效应将不同的突变体分类,这不仅能帮助医生做出更好的决策,也可助于做出更好的临床试验设计和解释。”临床研究人员需要更加准确地了解突变体如何分类以及它们靶向的目标。


挑战三:我们应该采取哪种测试?


如今绘制一个癌症基因组比任何时候都快,分析技术统称组学技术——可分析患者肿瘤样本的RNA或蛋白质等分子水平。然而,尽管测序技术迅猛发展,价格逐渐变低,但测序产生的大量复杂信息仍需要专家进行解释,且耗时也比较久。


在实验室中,这些技术已改变了研究者对癌症秘密的探索能力,但在临床上,患者没有太多的时间来等待耗时数月甚至是数年的数据分析。因而精准医疗面临的第三大挑战是如何开发可靠、高效、准确的分子测试,且病人可负担得起并能常规使用。这意味着需要理清检测的是什么以及为什么做这种检测。


挑战四:方法分散(基因测序平台多样化带来困扰)


精准医疗面临的第四大挑战是世界各地发展起来的各种方法。一些研究者认为目前多种不同基因测序平台对精准医疗的管理产生不利影响,并对此表示担忧;目前美国不同研究中心都在竞相开发各自的癌症测试方法,导致检测方法的标准化和监控变得非常困难。随着医疗供应变得越来越分散,精准医疗的管理越来越难。 Vall d’Hebron肿瘤研究所Jordi Rodon教授说,“要实现精准医学,需要多个团体联合起来共同探讨,因此我们需要大家将挑战拉到同一个方向。”


中国康复器具协会 | 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协会 | 中国医学装备协会 |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 |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  中国医疗健康产业发展策略联盟 | 中华医学会